•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读书 -> 统战文苑

    骑自行车的爸爸 

    统战文苑

    2010-07-16 22:03:42

  • 管理
    937 0
     我看到过那条山路,凹凸不平、崎岖难行的一条蚰蜒小道,从伏牛山余脉这片巨大而散漫的腹地蜿蜒而出。中间还有几处被山洪冲断形成的巨型壕沟,我可以想象爸爸肥硕的身躯骑着一辆老式的“红旗”牌自行车,载着依靠“教场”(当地一种地摊式的传授武功的方式,类似于古时的卖艺。即教者到一个村庄去,由一个中间人(经纪人,一般多为当地人)联系几个好武的青少年进行教授,以教授的招数多少收费。不过那时的农户人家没有钱,基本上都送粮食。山里人厚道,不吝吃的;所以给的粮食的价值要远远高于收费的标准)从当地山民那里换回的面粉及大包小包的山芋花生,在风雨交加的黑夜里,是怎样回来的。与其说是“骑”,不如说是推回来的。但爸爸却坚持说是骑回来的,只是经过那几个壕沟的时候,是车“骑”着他过来的。
      爸爸常常自诩车技一流,在部队里练就出来的矫健的身躯和灵活的身手,足以是他炫耀的资本。许多年以后,当妈妈向我们讲述他在这条山道上深夜往家赶时,是怎样车不离手就制服了几个劫道毛贼的时候,爸爸总是一脸阳光的笑。
      当过兵的爸爸不善农事,却对武术情有独钟。在那个依靠出劳力挣工分才能分到口粮的年代,爸爸却整天“逃工”在外,成了村里有名的懒汉。但他们不会知道,每当他们经过一天的劳作,进入了沉沉梦乡,爸爸却还骑着车颠簸在回家的山路上。于是当第二天我拿着妈妈烙好的白面饼走家串户的玩儿时,常常吸引了村人惊异的目光。可以说我就是在这样的目光里慢慢长大的。拿着爸爸不用劳作就能吃上的白面饼,我的心里总是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自豪感。
      有一天晚上,天特别闷热,我们吃过晚饭,便在院子里的树下乘凉。妈妈坐在门口,借着屋里微弱的灯光织着毛衣,眼睛却慌乱地不时看一下阴沉的夜空。突然,一声惊雷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把我和哥哥吓的“哇”地一声跑进屋去。在跑过妈妈身边的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她手中的毛衣伴随着雷声掉落到了地上。原来,妈妈也怕打雷,我当时想。一瞬间,大雨倾盆而落。那是我记忆中下得最大的一场雨,不时还伴随着树枝被大风撕裂的“咔嚓”声。使人感觉到大地的摇晃。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妈妈还在打毛衣,只是手抖得怎么也打不成。我说睡吧妈。她说:“你们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再等等你爸。”“下这么大的雨,爸爸不会回来了。”我说。“住嘴!”妈妈突然就发了火,我看见她圆瞪的双眼里有泪光在闪动,吓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懂得关于生活的艰辛的一件事。此后许多年,当我想起那天早上醒来,听到爸爸说的一句“都冲走了,就剩下这些山芋头”的话时,我的心里都会有一种紧揪的痛。我不知道爸爸那天晚上是经历了怎样的惊险才回来的,只知道当我睁开眼睛,看见那辆“红旗”自行车雄赳赳地屹立在床边时,我从床上一跃而起,虽然那天没有吃到白面烙饼,但我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高兴,当然,妈妈也是。
      关于爸妈的爱情故事,似乎也离不开自行车。当初经过亲戚的介绍后,妈妈只看了一眼爸爸的相片,便毅然决定远赴青岛,与在此服役6年的爸爸见面,开始了一段浪漫的相亲之旅。身为炊事班长的爸爸不仅烧得一手好菜,而且车技高超。天生浪漫的他,在与妈妈相处的6天时间里,骑着自行车载着她跑遍了美丽的海滨城市,她们去吃海鲜,去海滩上拾贝壳、看日出,坐在海堤上,倾听海潮涌来时铺天盖地、惊心动魄的雄浑奏响。妈妈也彻底的被爸爸娴熟的车技所倾倒。她说,第一次坐车的时候,爸爸先骑上,让车子慢慢滑行,等着她坐。可没坐过自行车的妈妈试了几下,怎么也坐不上去。于是爸爸就下来,让妈妈先坐稳。然后他推着车子往前慢跑两步,就在车速稍快的一瞬间,只见他左脚很自然的踩上脚蹬,右脚从直梁上提跨而过。居然没有一点的倾斜
    9731248:
    本文标签: 爸爸 自行车

    上一页:杂记  下一页:拐角处的那个人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 积分

      19071

    • 文章

      18779

    • UID

      2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