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读书 -> 心情随笔

    彻底征服

    心情随笔

    2010-02-11 09:52:09

  • 管理
    768 0
        极其顽固的急性扁桃体炎仿佛是一条五步蛇一样死死地咬着我不放,多亏隔壁邻舍的共产党员小牛鼎力相助才把它活活地捂断了气。
      事情还得从十五年以前说起。一九九五年五月的一个上午,我非常不幸运,染上了千刀万剐的急性扁桃体炎,一脬脬唾液往外频频滑吐,不能够言语,小心翼翼地饮下一小口汤水,咚的剧痛一阵子。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跑去县人民医院就诊,连续三天打了六瓶斤装药水,打得浑身药味熏天。治了,好几天,过了几天又发,发了再治,治治发发,没完没了。这一年的七月,我九趟踏进县人民医院,每一趟都少不了挨针戳刺,忍受皮肉之苦,害得我心烦意乱,惶惶不可终日。我辗转到县中医院,恳请主治医师开了三包中药,服了两包病更重,迫不得已把药停,又踅转到县人民医院打点滴。热心肠的大夫接二连三地劝我当下立刻作出决断——切去扁桃体。我听到劝告,不寒而栗。医生说,被刈扁桃体的患者必须最大限度地张开嘴巴达半个小时,做完手术后需要就地治疗一周;不摘除,日长天久会引发肾炎与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到那时后悔莫及。
      我对医院已经心灰意冷,没有听从医生的谆谆教诲,而是洗耳恭听小牛的高见——天无绝人之路,求人不成邻居帮!显而易见,小牛的意思是他下定决心帮助我治愈喉病。他恪守的格言是:医学有难题,苦战能破解。我大惑不解——他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而是绿地广场的清洁工,长年累月握着一把竹扫帚,参加函授抓到的是一张中文大专文凭,对医学如同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修理病人如履薄冰。尽管我怀疑小牛的才智,但是小牛依然我行我素,信心百倍地向着既定的目标迈进。他时常去旧书市场寻阅古今治疗喉疾方面的书籍,购买了两尺那么高的图书。这一摞图书的出版时段系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八0年。小牛认为它们质量好,价值高。小牛决定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科学地利用四十五天的工余时间,攻读完医学图书。他沤泡在家中逐页逐本查找切实可行的妙方,爆发出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韧劲。他夜以继日地翻啊,看啊,找啊,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从三四百个方子里筛选出三个古代药方,立即拿来中药辞典,全神贯注地将每一个方剂中的每一味药物查个一清二楚——深入细致地了解每一种药物的用量、用法、功能、性味及副作用。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敲,最后锁定了一个称心如意的中药处方。
      天有不测风云。九月上旬的一个晚餐,我抿了半瓶子啤酒,催醒了急性扁桃体炎。这一次已经是第三十五次了。这一回就完全仰仗邻居小牛妙手回春了。
      屋子外面,天色好像百草霜,雨条犹如牵牛绳。小牛揣着药方,穿着胶靴,撑着雨伞,迎着呼呼劲吹的北风向县城推进。他行走了一二公里路程,抵达县城繁华地段的一家国营大药店,迅速地把纸条递给柜台药剂师。药剂师接过纸条,说:“药方蛮好,遗憾的是一味主药断缺了。”小牛闷闷不乐地离开了药店,穿行于大街小巷,询问了二十余家医院、诊所与药铺,得到的回答不是空空如也就是刚刚售罄。小牛没有丧失信心,又大步流星地赶路,七拐八弯,急得气喘吁吁,终于在一个十二分偏僻的私立小诊所买到了三付中药,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回到家里,连坐也不坐一下,就仔仔细细地擦洗沙罐,打燃煤气,专心致志地煎起中药来了。他站在厨房,守着火苗,看着罐子,瞧着手表,全心全意地把握好火候与时间。当中药熬煮够味之后,他特别谨慎地将药液滗入一个一尘不染的白色的纱布袋里滤出泥沙,及时使用冷却法将药汤温度处理至恰到好处,双手把一碗药水捧送到我的嘴巴旁边,温和地叫我趁温热服下。我遵命,把药液一古脑儿喝进肚子里,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天从人愿,接连半个月,我喝下小牛煎熬的十五剂中药,从根本上熔化了急性扁桃体炎。可是,小牛还要转弯抹角给我灌注养生之道——戒烟戒酒戒辣椒,锻炼身体葆健康。我坚定不移地按照小牛制定的三戒方针享受生活。十五年以来,引起喉疾的病毒们和细菌们都断子绝孙了,我的喉咙安然无恙,能吃能喝,敢于大声说话,敢于高声歌唱。
    本文标签: 彻底 征服
    上一页:一杯奶茶的温暖 下一页:新的篇章就要开始了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 积分

      19071

    • 文章

      18779

    • UID

      2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