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这里开始的…

    时政新闻

    2020-10-20 19:30:09

  • 管理
    157 0

    68年前的今天,上甘岭之战,战士黄继光用胸膛堵住敌军机枪射孔,打开了志愿军冲锋的道路……


    68年后的今天,如果有人问起抗美援朝战争哪个战役最出名?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会答:上甘岭战役。


    其实,上甘岭战役之前的五次战役和上甘岭战役之后的金城战役,规模都比上甘岭战役大,那为何上甘岭战役名气如此之大呢?关于上甘岭战役,你可能还有很多不知道的。




    上甘岭战役发生地不在上甘岭

    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上甘岭有失,五圣山就直接受到威胁;五圣山若失,“联合国军”居高临下,志愿军在平康平原就很难立足。因此志愿军必须守住上甘岭,上甘岭成为两军必争之地。

    上甘岭战役一开始是围绕朝鲜中部金化郡五圣山前沿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志愿军防御阵地展开的,防守这两个高地的是志愿军第15军45师135团的两个连又一个排,因此战斗一开始从我方看只是营规模的,敌人进攻投入7个营,算是师团规模的。

    根据志愿军作战条令规定,军以下规模作战称为战斗,所以战斗开始后被称为“597.9和537.7高地战斗”,因为这两个高地都是无名山,只能以海拔高度命名。这两个高地后面的山洼里才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叫“上甘岭”,在它南边不远还有一个村庄叫“下甘岭”。

    一年多前(1951年),志愿军还在上甘岭这个小村庄里召开过第五次党委扩大会议,研究第五次战役。但经过五次战役双方拉锯激战,上甘岭村庄已成为一片废墟,只是作为一个地名,出现在地图上。直到二十多天后,战斗发展到了战役规模,才以这个村名将这次战役命名为“上甘岭战役”。而美军称“金化攻势”,代号“摊牌计划”。

    上甘岭战役形势图


    上甘岭战役

    不是抗美援朝战争最大的战役

    上甘岭战役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历时43天,战场主要集中在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附近进行,双方投入的兵力、兵器逐步增加,由战斗发展为战役,由营、团规模发展到师、军规模。

    美军先后投入3个步兵师的8个团又2个独立营和空降兵1个团,火炮324门,坦克181辆,飞机约100架,总兵力6万余人。 

    战役中志愿军先后投入第15军之第45师、第29师,第12军之第31师及第34师一个团,炮兵约3个师,总兵力达4万余人。不过,在上甘岭战役之前运动战时期的五次战役,以及上甘岭战役之后的金城战役(金城反击战)等,志愿军一次战役投入兵力都是至少6个军,20万人以上。相比之下,上甘岭战役规模要小多了。

    上甘岭地形


    上甘岭战役

    是抗美援朝战争最惨烈的战役

    在上甘岭战役中,敌人对志愿军两个高地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共倾泻炮弹190余万发,最多一天30余万发;共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投弹5000余枚,最多一天出动250架次,投弹500余枚。

    上甘岭战役后“联合国军”遗留下来的炮弹壳


    战斗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高水平。平均每秒钟就达6发,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就有76枚炮弹爆炸。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岩石坑道也被炸短了三四米。

    志愿军参战部队依托坑道与敌反复争夺29次,击退敌营以上规模冲锋25次,营以下冲锋653次。志愿军伤亡11529人,伤亡率在20%以上。而“联合国军”伤亡25498人,伤亡率在40%以上。

    这样的伤亡率和日平均伤亡数,对美国人来说是个极其可怕的数字,因为美国认为伤亡率最高的太平洋战争中的硫磺岛战役,也只有32.6%。

    上甘岭表面阵地被炸为焦土


    战役中志愿军供应各种物资1.6万吨,实际消耗1.1万吨。其中弹药5530吨,平均日消耗128吨,战役中共发射炮弹40余万发。仅15军45师在23天的战斗中,就消耗10.65万颗手榴弹、4.6万颗手雷和1500余根爆破筒,这还不包括搜集敌方遗弃的手榴弹、手雷。


    上甘岭战役的坑道战
    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

    上甘岭战役的第二阶段就是最艰难的坑道斗争阶段。坑道战比阵地战更艰难。敌人利用有利地形对15军坑道采取筑垒封锁、石土堵塞、轰炸爆破、断绝水源、施放毒剂和烟熏等毒辣手段,妄图消灭坑道中的志愿军。

    据一位在坑道里待了20天的15军45师摄影员回忆:“坑道里被炸得一直在掉土,没有任何亮光,空气混浊。坑道里大小便不能及时处理,烈士的遗体不能及时掩埋,硝烟味、硫磺味、血腥味、屎尿味弥漫在坑道里,让人窒息。坑道里最缺的是水,压缩饼干根本就咽不下去。有的时候甚至要喝尿,但因没水喝,尿也很少啊……有一个坑道,10多名战士直到饿死,还端着冲锋枪守在坑道口。”

    志愿军战士在坑道中接岩石上滴下的水


    “谁能送进坑道一个苹果,就给谁立二等功!”这是上甘岭战役坚持坑道战阶段的立功标准。两个高地的各个坑道,距五圣山主峰最近的地方仅500米,最远也不过1000多米,但要通过10道封锁线。即使到了坑道口,要进去也很难,每走一步,都可能流血牺牲。派去一个班,活着进坑道的只有三分之一,为送一壶水,甚至要付出几条生命。

    15军后勤部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组织机关和部队靠“匍匐运输”“接力运输”等方式,将3万发迫击炮弹和大量食品、物资送入坑道。整个上甘岭战役运输人员伤亡就达1700余人,占我军整个伤亡人数的14%。

    上甘岭战役的坑道战,是战争史上的奇迹。15军军长秦基伟说:“在坑道斗争中,我们的战士就这样以坚定不移的信念和革命军人的优秀品质战胜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

    如志愿军第134团第8连坚守在597.9高地1号坑道,与敌反复争夺14昼夜,8连大小反击80多次,歼敌1000多人,缴获机枪50多挺,自动步枪、卡宾枪606支,给敌人造成巨大的消耗,对尔后的反击作战起了巨大作用。

    守卫在坑道口的战士们


    上甘岭战役
    涌现了一大批英雄人物

    在上甘岭战役中,15军、12军等志愿军部队涌现了大量的战斗英雄和功臣。

    其中,有以身体堵塞敌人机枪眼,为冲击部队打开道路的特等功臣、特级英雄黄继光;

    有双腿被打断仍坚持指挥战斗,在最后一口气时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滚向敌群,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特等功臣、一级英雄排长孙占元;

    有新战士胡修道,在全班战友伤亡的情况下,一人坚持阵地战斗,英勇机智地击退敌军40余次冲锋,毙伤敌人280余名,守住了阵地,立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有战斗中身受重伤,在生命的最后一息,用自己的身体连接被打断的线路,保证了指挥联络畅通,立特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的通信英雄牛保才。

    除了他们还有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和英雄人物。

    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授予黄继光的金星奖章


    仅15军在战役中就涌现出50多位战斗英雄。在43天中,拉响手榴弹、手雷、爆破筒与敌同归于尽,舍身炸地堡、堵枪眼的烈士留下姓名的就有38位之多。这种视死如归的壮烈与坚持坑道十四昼夜的顽强,使得上甘岭成为半个多世纪以来英勇顽强的代名词。

    名单中的王万成在战斗中孤身一人抓起爆破筒扑向一群敌军——他就是日后影片《英雄儿女》中主人公王成的原型之一。


    上甘岭战役打出了国威军威


    上甘岭战役是“小山头上打大仗”。15军军长秦基伟在回忆录中写道:“当时,整个朝鲜战场其他地方的枪声稀落了,板门店谈判桌上谈判双方都在等着上甘岭的消息,谁的部队在上甘岭打得硬,谈判桌前谁的腰杆就硬,讲话底气就足。兵团、志司、军委乃至毛泽东主席,都密切关注上甘岭的一得一失。”

    从1952年10月23日起,上甘岭的战斗不仅成为朝鲜战场聚焦之处,新华社也开始连续两个月集中报道,一时间上甘岭两个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高地为中国、朝鲜甚至全世界所密切关注。

    15军军长秦基伟(左二)、15军参谋长张蕴钰(左三)在上甘岭战役的军指挥所研究作战方案


    上甘岭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金化攻势”,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战役之后,美军再也没有向志愿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北纬38度线上。

    秦基伟将军说:“上甘岭战役不仅从军事上打垮了敌人的攻势,也打出了我军的指挥艺术、战斗作风和团结精神,打出了国威军威。以后有人说过,美国人真正认识中国人,是从上甘岭开始的。”

    在战役最艰苦的时刻,45师师长崔建功向秦基伟军长保证:“一号,请你放心,打剩一个连,我去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去当班长。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岭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

    志愿军战士在上甘岭英雄阵地欢庆胜利


    1961年3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新中国的第一个空降军,隶属空军。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经过慎重考虑,最终选定15军,他的理由是:“15军是个能打仗的部队,他们在上甘岭打出了国威军威,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都知道有个15军。”

    一部电影、一首歌曲
    大大提高了上甘岭战役的知名度

    上甘岭精神成为一代人学习的榜样,也激发当年许多艺术家以上甘岭为素材,创造出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如电影《上甘岭》《英雄儿女》《打击侵略者》等等。

    特别是经典战争影片《上甘岭》,更是使上甘岭战役家喻户晓。这部影片是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沙蒙、林杉执导,高保成、张亮、徐林格、刘玉茹等主演,于1956年12月上映。影片改编自电影文学剧本《二十四天》,讲述了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某部8连在连长张忠发的率领下坚守阵地,与敌人浴血奋战,最终取得胜利的故事。影片中8连连长张忠发的原型是志愿军15军135团7连连长张计发,舍身炸暗堡的通信员原型是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

    《上甘岭》剧照:高宝成饰8连连长,张亮饰通信员


    电影《上甘岭》中那位在坑道里为重伤员深情歌唱的女卫生员——王兰,原型人物就是当年的上甘岭战斗英雄、二等功臣,后来任空降兵部队卫生处副处长的王清珍。在上甘岭战役中,年仅17岁的女卫生员王清珍负责护理坑道中的20多名重伤员,她除了给伤员喂水、喂药,还要喂饭,还要背伤员出洞解大小便。战争的残酷让战士们更加思念祖国亲人,王清珍用同样沙哑的嗓子唱起了《翻身道情》《南泥湾》等革命歌曲。电影《上甘岭》的导演沙蒙正是从她的真实经历中受到启发,把她的形象搬上了荧幕,拍成电影《上甘岭》中的经典镜头。

    《上甘岭》剧照:刘玉茹饰卫生员王兰


    说到电影《上甘岭》,就不能不提影片插曲《我的祖国》,由于歌词第一句是“一条大河”,许多人就管这首歌叫《一条大河》。这首歌的词作者是乔羽,他曾创作出《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难忘今宵》等经典歌词。

    《我的祖国》这首歌是乔羽和曲作者刘炽的第二次合作,此前他俩在电影《祖国的花朵》中成功合作了脍炙人口的《让我们荡起双桨》,而这次合作,更是产生了一首具有强烈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色彩的不朽之作。

    刘炽一生作曲无数,但最著名的三首都是电影插曲:《祖国的花朵》插曲《让我们荡起双桨》,《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英雄儿女》插曲《英雄赞歌》。在中国,你可以不知道刘炽,但是你不能不知道这三首歌。


    影片中《我的祖国》是由中央乐团合唱队、中央实验歌剧院合唱队、新影乐团合唱队联合演唱的,可谓阵容强大,气势雄浑,而领唱是著名歌唱家郭兰英。

    人民歌唱家郭兰英50年代演出剧照


    磅礴大气、优美动人的歌曲《我的祖国》,和史诗般的革命英雄主义影片《上甘岭》相得益彰。

    一曲《我的祖国》唱出了志愿军战士对祖国的无比热爱和“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的坚强决心。

    1958年志愿军撤离朝鲜前在英雄阵地上甘岭宣誓




    作者徐平,系军史专家

    来源:解放军报、中国历史研究院



    上一页:习近平会见全国双拥模范城(县)命名暨双拥模范单位和个人表彰大会代表 下一页:0.7%!这个数字背后的意义非同寻常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