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读书 -> 热点连载 -> 马文作品集

    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十节:英魂永生

    马文作品集

    2020-07-10 22:39:03

  • 管理
    245 0

    第十节:英魂永生



    一日高宗升殿,文武官朝参已毕,分班站立。只见黄门官手持本章,来至金殿,俯伏奏道:“边关告急本章,进呈御览。”近侍接本,摆在龙案之上。高宗举目一观,上写着“金国四太子完颜兀术领兵五十万,来犯中原,十分危急,请速发救兵”等事。高宗看罢大惊,便问两班文武:“那位贤卿,领兵去退金兵?”大家面面相觑,无可奈何,奸臣罗汝楫一时昏迷,跪下奏道:“臣岳飞愿往!”高宗听了“岳飞”二字,吓得魂不附体,大声一叫,跌下龙床。众大臣连忙扶起。回宫得病,服药不效,不多几日,高宗驾崩。众大臣议立太子登位,乃高宗之侄,是为孝宗。红白诏书,颁行天下,在朝文武,尽皆加职。那时有南朝元帅张信,闻得高宗驾崩,新君即位,来到临安朝贺。孝宗宣召张信进宫。张信进内,朝见已毕,奏道:“陛下即位未久,今值金兵又犯中原,未知圣裁如何?”孝宗道:“朕年幼无知,老卿有何良策,可退金兵?”张信道:“臣有五事:第一要拿各奸臣下狱治罪,以泄民怨;第二命官起造岳王坟,建立忠词,以表忠义;第三差官往云南赦回岳家一门子孙,应袭父职,就命岳雷去退番兵;第四招安太行山牛皋众将,协同剿灭兀术;第五复还旧臣原职。陛下若能依此五件行事,不愁金兵不败,社稷不安也!”孝宗闻言大喜道:“就烦老柱国捉拿各奸臣家眷,下狱治罪。”又命吏部差官一员往云南,赦回岳氏一门,应袭父职。又命大学士李文升往太行山,招安牛皋众将。又差张九思建造岳王坟祠。颁诏天下,旧时老臣,被秦桧所贬者,复还原职起用。张信谢恩,领旨出宫,带了校尉,往拿罗汝楫、万俟卨、张俊以及各家家属,尽行下在天牢内。张九思领了圣旨,即在栖霞岭下起造岳王祠庙并众忠臣殿宇,竖立碑记,增塑神象。吏部大堂承旨,即差行人司陈宗义,捧诏往云南去赦回岳氏一门。又颁发诏书,凡因岳氏波累诸人在逃者,俱各赦罪,入朝受职。其时周三畏得了此信,遂将岳爷前后被秦桧排害,并将昔年勘问招状写成冤本,进朝来替岳爷呜冤。孝宗准本,即复三畏旧职,命复推勘各奸复旨。
        且先说那李文升奉旨往太行山招安牛皋等众,行了月余,方到得太行山下,与喽罗说知。喽罗上山报知皋。牛皋道:“叫他上山来。”喽罗下山说道:“大王唤你上山去相见。”李文升无奈,只得上山,来到分金亭,见了牛皋,便道:“牛将军,快排香案接旨。”牛皋道:“接你娘的鸟旨!这个昏君,当初在牛头山的时节,我等同岳大哥如何救他,立下这许多的功劳。反听了奸臣之言,将我岳大哥害了,又把他一门流往云南。这昏君想是又要来害我们了!”李文升道:“将军原来尚不知道,如今高宗圣驾已崩了!”牛皋道:“这个昏君既死就罢了,你又到此做什么?又说什么接旨!”李文升道:“如今皇太子即位,称为孝宗皇帝。将朝内奸臣尽行下狱;又差官往云南赦回岳氏一门,应袭父职;命张九思建设岳王坟庙;命下官前来,招安将军回京起用。”牛皋道:“大凡做了皇帝,尽是无情义的。我牛皋不受皇帝的骗,不受招安!”李文升道:“敢是将军知道兀术又犯中原,必定惧怕,故此不受招安么?”牛皋大怒道:“放你娘的狗屁!我牛皋岂是怕兀术的?就受招安,待我前去杀退了兀术,再回太行山便了。”吉青道:“牛哥不可造次,这些话不知真假。牛哥可先往云南去见过了嫂嫂,若果然赦了他们,我等便一同进京。”牛皋道:“吉兄弟说得有理。”一面打发李文升回京复旨去了。牛皋带了人马,自往云南而来。再说岳夫人与柴娘正在闲话,只见军士进来禀道:“圣旨下了。”岳太夫人闻报,慌忙带了众公子出来,迎接圣旨到堂上。陈宗义宣诏已毕,夫人率领众公子叩头谢恩,设宴款待钦差。次日,钦差作别,回京复旨。亲家苗王李述甫闻知此事,带了女婿岳霖并自己女儿云蛮,前来贺喜。岳夫人出来相见已毕,李述甫道:“某家闻知亲奉旨还朝,特送令郎、小女归宗。”岳夫人再三称谢。当日备酒款待,吃至黄昏方散。次日,收拾行李起身,李述甫与女儿大哭而别。柴老娘与柴王亲送众公子与岳家眷属,望三关上路。行了数日,到了平南关。岳夫人择日与岳雷、韩起龙、韩起凤、牛通四人也娶亲结了花烛。过了三朝,带了新人,一齐望临安上路。

    到得南宁,柴王、老娘娘、潞花王,各与众人拜别,各回王府。岳夫人过了铁炉关,一路行来,恰好遇着牛皋的人马。那牛皋问道:“前面是何处人马?”军士禀道:“是岳家奉旨还朝的。”牛皋道:“快与我通报,说牛皋要见夫人。”众军慌忙报知岳夫人。岳夫人叫军士就此安营,命众公子:“快去请牛叔叔相见!”众公子领命出来见了牛皋,接进营中。牛皋拜见了岳夫人,又与众公子重新见礼毕。岳夫人道:“牛叔叔!如今我们奉旨进京,既已赦罪,牛叔叔亦该弃了山寨,一同去朝见新君,仍与国家出力,以全忠义为是!”牛皋连声道:“嫂嫂之言,甚是有理。小叔就带领人马,仍回太行山去,收拾了山寨,同了众弟兄一齐在前途等候便了。”当下别了众公子,星夜回转太行山,收拾去了。
       且说岳家人马,在路又行了几日,见牛皋和赵云、梁兴、吉青、周青五人,带领合山人马,已在前途等候。各各相见了,遂合兵同行。在路非止一日,已到临安。

    岳夫人率领牛皋并各位公子一齐来到午门候旨。黄门官启奏,孝宗即宣岳夫人等上殿,众臣俯伏谢恩。孝宗道:“先帝误听奸臣之言,以致忠良受屈。今特封李氏为一品鄂国夫人,四子俱封侯爵。牛皋、吉青五人俱封为灭虏将军。韩起龙、宗良等俱封御前都统制。岳雷承袭父职,赐第暂居。亡过诸臣,俟朕明日亲临致祭褒封。”众人一齐谢恩出朝。次日,孝宗带领文武各官,传旨排驾,出了钱塘门,来到岳王坟前,排了御祭。命大学士李文升代祭。后人有诗曰:一著戎衣破逆腥,漫陈肴醴吊亡灵。君臣义重敦三节,父子恩深殉九京。累累白骨埋岭畔,隐隐封丘绕江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得丹心照汗青。

    李文升祭奠毕。孝宗传旨封岳飞为鄂国公,岳云为忠烈侯,银瓶小姐为孝和夫人,张宪为成义将军,施全为众安桥土地,王横为平江驿土地,张保为义勇尉,汤怀为忠义将军,杨再兴为忠勇将军,董先等五人俱封为革忠尉。其余阵亡诸将,俱各追封,建立祠庙,春秋祭祖。又命周三畏协同牛皋,勘问秦熹、万俟卨、罗汝楫、张俊等,并各家家属,依律定罪。岳夫人率领众人谢恩。天子排驾回宫,众臣进驾已毕,然后各又上祭。

    正在热闹之际,只见两个人身穿孝服,走到坟前祭奠,放声大哭。祭毕起来,脱了孝衣。众公子因在回礼,却不认得。岳雷上前:“请问二位尊姓大名?”二人道:“小生王能,此位李直系献地埋葬岳爷之人,向慕岳爷忠义。被奸臣假传圣旨,召进京来,小生二人虽曾料理监中诸事,但奸臣决意要谋害岳爷,小生亦无法可救。只得买嘱狱官牢子,将各位尸首从墙上吊出,收敛入棺,藏于螺蛳壳内。自从那年带孝至今,天开眼现报,故到此间来祭奠”说罢,转身就走。

    公子忙叫家将:“请他两位转来!”家将忙走出坟门来,已不知往里走了。岳夫人与众公子无不感激赞叹。次日,着人寻访,说是二人向时俱住在箭桥边,数年前,将回房产业尽行变卖,东一日,西一日,并无定处。家人寻了数日,并无下落。直至后来岳雷扫北回来之后,有人传说二人在云栖出家。岳雷亲往拜谢向日之情,赠以黄金布帛,二人亦不肯受,就布施在常住公用。二人活到九十多岁,得道坐化。
        再说那日牛皋来到大理寺衙门,周三畏接到大堂上。中间供着圣旨,二人左右坐定。监中去提出张俊、秦熹等一干人犯,来到阶前,唱名跪下。周三畏先叫秦熹上去问道:“你父亲身为一品,你又僭入翰苑,受了朝廷厚禄,不思报国也罢,反去私通兀术,假传圣旨,谋害忠良,欺君误国,有何理说?”秦熹吓得不敢则声。牛皋道:“不必问他,先打四十嘴巴,然后定罪。”左右“呀”的一声,将秦熹打了四十巴掌。可怜小时受用到今,何曾受此刑法!打得脸如屁股一般。周三畏又问张俊:“你的罪名,也讲不得这许多。只问你身为大将,但知依附权奸,杀害忠良,当得何罪?”张俊哼哼无言,低着头只不则声。牛皋道:“问他怎的!也打四十嘴巴,然后定罪。”左右将张俊也重重的打了四十。周三畏又问万俟卨:“你怎么说?”万俟卨道:“犯官不过是听秦太师差遣,非关犯官之事。”周三畏又问罗汝楫:“你身为法司大臣,怎么屈害岳家父子?”罗汝楫道:“都是秦桧吩咐了万俟卨所为,犯官如何敢违拗?实是他二人专主,与犯官无涉。”牛皋大喝一声:“放你娘的屁!这样狗官,问他做什么!”叫左右:“拿下去,先打他四十大板,然后定罪。”左右答应一声,鹰拿燕雀的一般,将二人拖翻,每人四十大板,打得鲜血淋漓,死而复醒。周三畏便提笔判拟:“秦桧夫妻,私通兀术,卖国欺君,残害忠良,法应斩棺戮尸。其子秦熹,营谋编修,妄修国史,颠倒是非。张俊身为大将,不思报效,专权乱政,误国害民。万俟卨、罗汝楫,依附权奸,夤缘大位,残害忠良,贪婪误国。并拟立决不枉。其各奸妻孥家属,并发岭南充军。

    周三畏造成罪案,命将各犯收监,候旨施行。当时将所定之罪,次早入朝奏同。孝宗准奏,即传旨命牛皋监斩,将各犯押往栖霞岭下岳王坟前处决。且说那日岳夫人备了祭礼,同众公子到坟上等候。不多一会,周三畏取出监中各犯,到大理寺堂上绑起,判了“斩”字。刽子手左右服侍,军校在前,招旗在后,一起破锣,一起破鼓,出了钱塘门。一路上看的百姓,男男女女,人千人万,那一个不说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看看已到了岳坟,牛皋穿了大红吉服,排列公案坐下,吩咐先将秦桧夫妻二人的棺木打开,枭了首级,供在祭桌上。再命把张、秦、罗、万四个犯人,推出斩首。正是:万事劝人作恶,举头三尺有神明。早知今日遭刑戮,悔却从前使黑心。左右刀斧手将四人刚刚推到坟前,只听得坟门外齐声呐喊为岳爷昭雪!,震得天摇地动!孝宗又颁赐岳夫人生铁五百斤,铸成秦桧、王氏、万俟卨人形象,跪在坟前,以快众百姓公愤。圣旨一下,那些临安百姓人人踊跃,个个欢呼。
        据说开始制作了秦桧夫妇以及万俟卨的三人的跪像,放在了岳飞的墓前,让他们饱受风雨折磨,永远跪在岳飞墓前赎罪。到了明朝,一个名叫范来的官员无意间发现有一个陷害岳飞的罪魁没被铸像,那就是太师张俊。范来就又让人制作了张俊的跪像,让其也永远跪在岳飞墓前赎罪,这时跪像就变成了四个到了清末民初,人民饱受外来侵略者的压迫,苦不堪言,但却无人出来抵抗侵略者。悲愤交加的人们就又想起了英勇抵抗侵略者的岳飞,既然没有能力反抗西方列强,就只好将力气使在追查陷害岳飞的奸臣上来寻求心理安慰。没想到还真又找到了一个,那就是殿中侍御史罗汝楫。因此,岳飞墓前就又多了一个跪像,变成了五个。后来,又有人这个罗汝楫身份卑微,连跪在岳飞墓前的资格都没有,就把他的跪像给弄走了。因此跪像就又变成了四个。总而言之,不管是四个人还是五个人,这都是罪大恶极的罪人,被罚在岳飞将军墓前永远跪下去也是罪有应得,他们的骂名会世世代代永远传下去。

    当然秦桧的罪过不能罪及子孙,据说确实也有人拿秦家后代出气,南宋抗金时,秦桧的孙子守卫边关,秦桧死后,大臣纷纷上书,说让他带兵,让人不放心,希望撤换他,消息传到秦桧的孙子耳朵,他说:“秦桧是秦桧,我是我。”当十万金兵侵犯边境时,他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失败,他竟然带领全家自焚表明自己宁死不屈的决心,令人敬佩。 

    元朝一个姓大士是个清官,有一次和一群文人儒生同玩杭州,这群文人知道这位状元郎的身世,故意带他到岳飞的墓前开涮,有人提议,每人吟幅对联作来缅怀岳飞。众人纷纷来了兴致,出口成章,作了许多佳句,唯有秦大士无奈苦笑,也出了一副对联,张口说道:“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在坟前愧姓秦。”反而让大家感到一丝尴尬。

    后来岳雷挂帅,果然大败金兵,传兀术受伤慌不择路逃命面遇着牛皋,兀术回马便。牛皋大叫道:“兀术!今番你待往那里去!”拍马来赶。兀术大怒道:“牛皋!你也来欺负我么?”回马举斧来战牛皋。不上三四合,兀术受伤的左臂疼痛难忍,只用右手勉强举斧砍来。牛皋一手接住斧柄,便撇了锏,双手来夺斧。只一扯,兀术身体重,往前一冲,跌下马来。牛皋也是一跌下,恰恰跌在兀术身上,跌了个头搭尾。番兵正待上前来救,这里宋军接住乱杀。牛皋趁势翻身,骑在兀术背上,大笑道:“兀术!你也有被俺擒住之日么?”兀术回转头来,看了牛皋,圆睁两眼,大吼一声:“气死我也!”怒气填胸,口中喷出鲜血不止而死。牛皋哈哈大笑,快活极了,一口气不接,竟笑死于兀术身上。这是民间流传的故事,叫做“虎骑龙背,气死兀术,笑杀牛皋”。此事不知是真是假,但大家为这一完满结局感到开心。

    其实抗金战争是我国的内部矛盾造成的,金兀术虽是宋朝的侵略者,但现在看来不能说是外国侵略者,岳飞的反抗侵略精忠报国的精神永远值得称赞,即使已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还面临着不怀好意的少数国家亡我之心不死,我们要时刻发扬岳飞的爱国精神,为保家卫国、振兴大业尽心尽力,贡献的一切智慧和力量。
         说起金兀术,今天也不能再说他是外来侵略者,因为女真人也是我国的一个少数民族,至今在我国仍繁衍生息。在公元1115-1234年间,女真人物阿骨打建立了金朝,而它之后的清王朝对女真人也保持认可。如今的完颜村据说传承了完颜氏的血统,坐落在我国的甘肃省泾川县,根据村里的村长说,如今的完颜村共有5000多人,村里的这些人大多都是金兀术的后代。金兀术真名为完颜宗弼,是金太祖阿骨打的第四个儿子,为人非常勇猛,我国历史上有名的将士,在公元1148年病逝。戏说“笑死牛皋,气死金兀术”是民间流传而已。所以在如今的完颜村还存在着这样一条祖训,就是谁都不允许提起岳飞两个字,因为他们感到有辱先祖,哪怕是关于他的戏剧和评书也不可以在当地演出。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国鼓励送剧下乡,曾在当地演出,当表演到《朱仙镇》时,台下发出一阵阵的骚乱声,甚至一群年老者们带着一群年轻人把表演者给赶下台去了。对于完颜氏来说,哪怕时间再久,也是很避讳的。但不管如何,我们是五十六个民族大团结的国家,汉族只是其中的一个民族,民族文化之间有它独特的文化传统文化禁忌,他们也都是建立在不同的立场上,彼此之间应互相尊重,互相理解。
        相传家军后代也有不少传说,岳飞帐下大将董先之子董耀宗和王横之子王彪不知秦桧已死,准备到临安报仇雪恨,二人结伴来到九龙山下。只听一棒锣响,松林内走出二十多个喽罗,大叫:哪里来的贼人,擅敢闯进我山,快拿买路钱来! 王彪大笑,跳下马,挥棍扫去,早放倒了六七个。众喽罗见来得凶,都飞奔上山去了。不一刻,山上飞下一将,二十二三岁,白袍银甲,手提双戟,大喝道:“哪来的野种?敢伤我的喽兵,爷爷来取尔等的性命。”董耀宗大怒,举叉就戳。两马相交,叉戟并举,斗了十五六个回合。那人毫无惧色,使开手中双戟,似猛虎离山,如恶龙嬉水。董、王二人合力也战不过,只得往下败走。二人见那将紧紧来追,叫道:“我等要去临安报大仇,与你何怨?何必苦苦相逼!”那将便收住战马,要他们说说清楚。二人无奈,就将岳家军被害准备去报仇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通。不料那将哈哈大笑,收戟下马,向前行礼,并说出自己乃大将杨再兴之子杨继周也早有心前去报仇,因感人马不足,尚未起程于是三人一同到山上大寨中坐定。杨继周劝二人不要冒冒失失去京城,可等待时机,再报仇不晚。三人说得投机,便在寨中摆下香案,结为兄弟。然后就在九龙山上落草,招兵买马,等待机会报仇。


    本文标签: 郾城大捷英魂谱 第十回 第十节 英魂 永生

    上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尾声: 郾城大捷光辉闪 心意六合漯河传 下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九节:秦桧归阴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