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读书 -> 热点连载 -> 马文作品集

    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八节:岳霖招赘

    马文作品集

    2020-07-10 22:34:25

  • 管理
    300 0

    第八节:岳霖招赘



    却说四公子岳霖,一心要寻大样的走兽,把马加上一鞭,跑过两个山头。只见前面一只金钱大豹奔来,岳霖大喜,左手拈弓,右手搭箭,一箭射去,正中豹身。那豹中了一箭,滚倒在地。岳霖飞马赶上,又是一枪,将豹搠倒。后边军士正想赶上拿回献功,不道前面来了一员苗将,后边跟着十多个苗兵,赶来大喝道:“你们休要动手!这豹是俺家追来的。”岳霖道:“胡说!我打寻了半日,方才遇着这豹,是我一箭射中,方才搠死的,怎么说是你追来的?”那苗将道:“就是你射中的,如今我要,也不怕你不把来与我。”岳霖道:“你要这豹也不难,只要赢得我手中这枪,就与了你。倘若被我搠死,只当你自己命短,不要怨我。”苗将听了大怒道:“你这个小毛虫,好生无理,先吃我一刀罢!”抡起大刀砍来。岳霖把手中紧一紧,架开刀,分心就刺。两个交手,不到十合,岳霖卖个破绽,拦开刀,拍马就走。苗将在后追来。岳霖回马一枪,将苗将刺下马来。那些跟来的苗兵慌忙转马飞跑,回去报信了。岳霖取着豹,慢慢的坐马回营。走不到一二十步,忽听后面大叫道:“小毛虫不要走,我来取你的命也!”岳霖回头一看,但见一个苗将来,生得:面如蓝靛,眼似红灯。獠牙赛利箭,脸似青松口血盆,虬髯像铜针。身长二,穿一副象皮锁子甲,红袍外罩;头如笆斗,戴一顶盘龙赤金盔,雉尾双分。狮蛮带腰间紧束,牛皮靴足下牢登。一丈高的红砂马,奔来如掣电;碗口粗的溜金,舞动似飞云。远望去,只道是龙须虎;近前来,恰似个魔鬼临。那苗将声如霹雳,飞马赶来。岳霖见如此模样,不由不心慌,回马问道:“小将何处得罪大王,如此发怒?”苗王大喝一声:‘小毛虫,你把我先锋赤利刺,怎肯饶你!”便一铛打来。岳霖举枪架住,觉道沉重,好不惊慌。二人大战三十回合,岳霆饥饿难忍刚才一战,勉强取胜,如今毫无力气,渐渐落了下风,只觉头一晕,被苗王拦开枪,轻舒猿臂,将岳霖勒甲绦一把擒过马去。众苗兵将受伤的赤利带回去。这岳霖被王擒进而去
        话说那苗王将岳霖擒进苗洞,喝叫苗兵:“将这小毛虫绑过来!”苗兵即将岳霖绑起,推上银安殿来。苗王喝道:“你是何处来的毛虫,敢将我先锋杀伤?今日被我擒来,还敢不跪么?”岳霖道:“我乃堂堂元帅之子,焉肯跪你化外苗人?要杀就杀,不必多言。”苗王道:“你父是什么元帅,就如此大样,见我王位不跪。”岳霖道:“我父乃太子少保武昌开国公岳元帅,个不知,谁人不晓?”苗王道:“莫不是在河南郾城临颍大战金兀术的岳飞么?”岳霖道:“然也。”苗王道:“你是岳元帅第几个儿子?因何到此?”公子道:“我排行第四,名唤岳霖。父亲哥哥俱被奸臣秦桧陷害,我同母亲流徙到此。”苗王听了道:“原来就是恩人岳元帅的公子,如此受惊了!”遂亲自下座来,放了绑,与公子见礼,坐下。苗王问道:“今尊怎么被奸臣陷害的?”公子就将在朱仙镇上十二道金牌召回、直到风波亭尽忠的事说了一遍,不觉放声大哭。苗王见岳霆长得英俊便道:“公子,俺非别人,乃化外苗王李述甫是也。昔日在朱仙镇上,曾会过令尊,许我在皇帝面前保奏了,来到化外封王,不想恩人被奸臣害了,令人可恼!你今既到此间,俺家只有一女,貌美如花,招你做个女婿罢。也不管岳霖同意不同意,吩咐左右:“将岳公子送到里面,与娘娘说知,端正今夜与公主成亲俺就想要恩人的儿子做女婿”岳霖闻言,哀求道:“蒙大王垂爱,只是我父兄之仇未报,待小侄回去禀过母亲,再来成亲方可。”苗王道:“你们兄弟多,你只当过继与俺,省得受那奸臣之气。”岳霖再三不肯依从。苗王不由分说,叫人送到里面。苗后看见岳霖长得英俊,十分欢喜,便对公子说道:“大王当年到朱仙镇时,我外甥黑蛮龙曾与你的哥哥岳雷结为兄弟。我外甥回来,无日不思想你父亲、哥哥,今日才得知你家遭此大变。天遣你到此,只当你父亲了你在此罢!今有小女,长得俏俊,正愁无人般配,你就做了俺女婿吧。”公子无奈,只得依允。
        且说众弟兄打猎俱已到齐,单单不见四公子回来。正在盼望,忽见那些逃回军士,气急败坏,跑回营来报道:“不好了!四公子被一个蛮王生擒去了!”柴王大惊失色,便对弟兄道:“我们快去救他,不可迟误!”众少爷们听了,一齐上马,飞奔来至苗洞门首,大叫道:“快快将岳家公子送出,万事全体。迟了片刻,踏平你这洞,寸草不留!”苗兵忙进来报知苗王。苗王道:“这一定是柴王,待我出去见他。”便坐马提出洞而来。众人见他生得相貌凶恶,俱各吃惊。柴王上前道:“你是乃苗王?为何把我岳家兄弟拿了?”苗王道:“俺乃化外苗王李述甫怎么啦。你那岳公子把我先锋赤利杀伤,是我拿的!你待怎么?”柴王道:“此乃失误,若肯放了他,我等情愿一同请罪。”苗王道:“既讲情理,且请到洞中少叙。”众弟兄就一同进了洞门。来到王府,行礼已毕,坐定,左右送上酪浆来,吃罢。苗王道:“众位是岳家何人?”众人各通姓名,说明俱是拜盟弟兄。苗王喜道:“如此说,俱是一家了。俺家向日曾在朱仙镇会过岳元帅,我外甥黑蛮龙也曾与岳大公子结拜。今难得众位在此,俺只有一女,要将四公子入赘为婿,望众位成!”岳雷道:“极承大王美意!但我弟兄弟大仇未报,待报了大仇之后,即送兄弟来成亲便了。”苗王道:“二公子,不是这等说。你弟兄甚多,只当把令弟过继与我了。况且你们在此化外,又无亲戚,就与俺家结了这门亲,也不为过,何必推辞?若有放回乡里之日,俺家就听凭令弟同小女归宗便了。俺家在深山中有处寨子,你兄弟暂在那里落户,传宗接代好了。”岳雷、岳霆众兄弟见苗王执意,只得应允。苗王大喜,吩咐安排酒席。
        正欲上席,苗兵上来禀到:“黑王爷到了。”李大王道:“请进来。”黑蛮龙进来,见过了舅舅李述甫,又与众弟兄见过了礼。李述甫便把岳元帅被害之事,细细对黑蛮龙说了一遍。黑蛮龙听了,不觉腮边火冒,毛发尽竖,大怒道:“只因路遥,不知元帅与哥哥被奸贼陷害,不能前去相救,不由人不恼恨!”牛通道:“黑哥,你若肯去报仇,到是不妨的。况且王爷是化外之人,不曾受过昏君的官职。若是杀进关去,百姓人等皆感激岳伯父的恩德,总肯资助粮草的。到了太行山,我父亲那里起了大兵,一同杀上临安,岂不是好?”黑蛮龙听了,心中大喜,也不回言,暗地叫一个心腹苗兵,假报李王爷道:“今有贼兵,前来犯界。”苗王闻报大怒,就命黑蛮龙领兵三千征剿。蛮龙性急别了众人,领了人马,杀进三关,与岳元帅报仇去了。
        再说李述甫一边饮酒,心中想道:“外甥方才回来,怎么说就有洞犯界?事有可疑。”即差苗兵前去打听。不多时,那苗兵回来报道:“小的探得小大王带了兵马,杀进中原去了。”王道:“不出我之所料。”因向众弟兄说道:“俺家并无子侄,只有这个外甥。他如今杀进中原,与岳元帅报仇,路远迢迢,无人相助,倘有不虞,只好存一点忠义之名罢了。众位公子且请回,只留女婿一人在此相伴俺家,待外甥回来时,再作道理。”岳雷见黑蛮龙如此义气,只得应允,将岳霖留下,众公子辞别回去。岳霖道:“二哥回家,代我安慰母亲,料我在此无碍。”岳雷道:“晓得!”遂别了苗王。
        岳雷等众人回来,见了岳夫人,将岳霖招赘之事细细说了一遍。岳夫人道:“难得苗王如此美意!我欲亲去谢亲。”柴娘道:“贤妹若去,愚姊奉陪。”次日,柴娘同岳夫人来到苗王府中,苗后出来迎接进内。岳霖同公主云蛮,出来见过礼。当下就摆酒席款待。岳夫人见了云蛮如此美丽沉鱼落雁之美,闭月羞花之貌,十分相爱。到晚作别回来。岳夫人结了这门亲并在深山寨中住下来


    本文标签: 郾城大捷英魂谱 第十回 第八节 岳霖招赘

    上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九节:秦桧归阴 下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七节:岳霆打擂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