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读书 -> 热点连载 -> 马文作品集

    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三节:生离死别

    马文作品集

    2020-07-10 22:25:22

  • 管理
    131 0

    第三节:生离死别



    且说那钦差冯忠、冯孝,带了校尉离了临安,望相州一路进发。不一日,到了汤阴岳府门首,传令把岳府团团围住,高声喊:“圣旨到!”岳安慌忙禀知夫人。夫人正待出来接旨,那张保的儿子张英,年纪虽只得十三四岁,生得身长力大,满身尽是疙瘩,人称“花斑小豹”,上前对夫人道:“夫人且慢,待我出去问个明白了来。”就几步走到门口。那些校尉乱嘈嘈的,正要打进来。张英大喝一声:“住着!”这一声,犹如半天中起了个霹雳,吓得众人俱住了手。冯忠道:“你是什么人?”张英道:“我乃马前张保之子张英便是!若犯了我的脾气,莫说你这几个毛贼,就是二三千兵马,也不在话下!但可惜我家太老爷一门俱是忠孝之人,不肯坏了名节,故来问你一声。”冯忠道:“原来如此!有圣旨在此,但不知张有何话说?”张英道:“你们此来,我明知是奸臣差你们来拿捉家属。但不知你们要文拿呢,还是要武拿?”冯忠道:“文拿便怎么?武拿又怎么?”张英道:“若是文拿,只许一人进府,将圣旨开读,整备车马,候俺家太夫人、夫人及小人等一门家属起身。若说武拿,定然用囚车镣铐,我却先把你这几个狗头活活打死,然后自上临安面圣。随你主意,有不怕死的就来!”说罢,就在旁边取过一根门闩,有一二尺粗细,向膝盖上这一曲,曲成两段,怒冲冲的立住在门中间。众人吃了一!俱吐出了舌头缩不进去。冯忠看来不搭对,便道:“张掌家息怒!我们不过奉公差遣,只要有人进京去便罢了!难道有什么冤仇么?相烦张掌家进去禀知夫人,出来接旨。我们一面着人到地方官处,叫他整备车马便了。”张英听了,就将断闩丢在一边,转身入内,将钦差的话禀明夫人。夫人道:也难得他们肯用情,可端正三百两银子与他。我们也多带几百两,一路去好做盘缠。”夫人出来接了圣旨,到厅上开读过了,将家中收拾一番,府门内外重重封锁。夫人道:“既然有圣旨,我们岂能违圣,除遣岳霆去寻哥哥岳雷外,举家老小一起去临安吧。”岳家一门老少共有三百多人,一齐起程收拾行装,坐上马车,往临安出发,岳霆和大家分手,去寻哥哥。那汤阴县官按秦桧指示,将封皮把岳府府门封好。出发时看那些老少乡民,男男女女,哭送之声,惊天动地!岳氏一家家属自此日进京,不知死活存亡岳家人刚离开,冯忠、冯孝就让地方官对他家翻箱倒柜,抄没他的全部家产。但翻来翻去,也只有朝廷所赐玉带数条、铠甲兵器若干,米数斗,书几千册。大家想:以岳飞枢密副史的官职,光奉禄每月至少300贯,各种补贴数不胜数,打一次胜仗赏赐几十万。怎么就这一点家产?他们哪里知道:他已把赏赐尽数分给了立功的官兵,还常常拿出家产补贴军用。
        再说冯忠、冯孝,解了岳家家属,到了临安,安顿驿中,即来报知秦桧。秦桧假传一道旨意出来,把岳家一门人口一齐拿往西郊处斩。其时韩元帅正同了夫人梁红玉进京朝见了高宗,尚未回镇。家将来报知事,梁夫人就请韩元帅速去阻住假旨,校尉不许动手。自己忙忙的披挂上马,带领了二十名女将跟随,一直竟至相府,不等通报,直至大堂下马。守门官见来得凶,慌忙通报。王氏出来接进私衙,见礼坐下。梁夫人道:“快清丞相相见,本帅有话问他!”王氏梁夫人怒容满面,披挂而来,谅来有些儿尴尬,假意问道:“夫君奉旨进宫去,尚未回来。不知夫人有何见教?”梁夫人道:“非为别事,只因岳元帅一事,人人生愤,个个不平。闻得今日又要将他家属斩首,所以本帅亲自前来,同丞相进宫去,与圣上讲话。”王氏道:“我家相公听说要斩岳家,正为此事着急,入宫保奏去了,谅必就回,请夫人少待片时。”一面吩咐丫环送上茶来,一面暗暗叫女使,到书房去通知秦桧,叫他只可如此如此。秦桧也惧怕梁夫人,只得连忙收转行刑圣旨,假意打从外边进来,见了梁夫人。梁夫人大怒道:“秦丞相!你将‘莫须有’三字,屈杀了岳家父子三人还自不甘,又要把他一家斩首,是何缘故?本帅与你到圣上面前讲讲去。”秦桧连忙陪笑道:“夫人请息怒!圣上传旨,要斩岳氏一门。下官连忙入朝,在圣上面前再三保奏,方蒙圣恩免,同意流发云南为民了。”梁夫人道:“如此说来,倒亏你了。”也不作别,竟在大堂上了马,一直出府去了。这就是:从空伸出拿云手,救拔天罗地网人。秦桧听听夫人说梁夫人来了,吓出一身臭汗。设法骗走梁夫人,心中方把这块石头放下。王氏道:“相公,难道真个把岳家一门都免死了么?倘他们后来报仇,怎么处!”秦桧道:“这梁红玉是个女中豪杰,武艺高强,再也惹他不得。倘若行凶起来,我两人的性命先不保了!我如今将机就计,将岳家云南,我只消写一封书来送与柴王,就在那边把他一门尽行结果,有何难哉!”王氏赞道:“相公此计甚妙!”

    不言夫妻计定。却说梁夫人出了相府,来至驿中,与岳夫人见礼坐下,叙了一会寒温。梁夫人道:“秦贼欲害夫人一门性命,贱妾得知,到奸贼府中要扭他去面圣,所以免死,发在云南安置。夫人且请安心住下,待妾明日进朝见驾,奏清皇上保留不去。”岳夫人听了,慌忙拜谢道:“多感夫人盛情!但先夫、小儿既已尽忠报国,妾又安敢违抗圣旨?况奸臣在朝,终生他变,不如远去,再图别计。但有一件大事,要求夫人保留妾等耽延一月,然后起身,乃莫大之恩也!”梁夫人道:“却为何事?”厉夫人道:“别无牵挂,只是先夫小儿辈既已身亡,不知尸骨在于何处?欲待寻着了安葬入土,方得如愿。”梁夫人道:“这个不难!待妾在此相伴夫人住在驿中,解差也不敢来催促起身。元帅归天,乃是腊月除夕之事,所以无人知道。不如写一招纸贴在驿门首,如有人知得尸首下落前来报信者,谢银一百两;收藏者,谢银三百两。出了赏格,必有下落。”岳夫人道:“如此也好,但是屈了夫人,如何做得!”梁夫人道:“这又何妨?”随即写了招纸,叫人贴了。梁夫人当夜就陪伴岳夫人歇在驿中。说得投机,两个就结为姊妹。梁夫人年长为姊,岳夫人为妹。过得一夜,那王能、李直已写了一张,贴在招纸旁边。早有驿卒出来开门,见了就来与岳夫人讨赏,说:“元帅尸首在螺蛳壳内。”夫人道:“这狗才!大老爷的尸首既是你藏过,就该早说,为何迟延?”驿卒道:“不是小人藏的但小人知情。小人适才开门,看见门上贴着一张报条,所以晓得。小人揭得在此,请夫人观看。”夫人接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欲觅忠臣骨,螺蛳壳内寻。”夫人流泪道:“我先夫为国为民,死后还有人来嘲笑。”梁夫人道:“报条上写得明白,决非奸人嘲笑,必是仗义之人见元帅尽忠,故将尸骨藏在什么螺蛳壳内,怕被奸贼发现,毁尸灭体,贤妹可差人寻访寻访。”岳夫人即差岳安等四处去查问。有一个老者道:“西湖上螺蛳壳堆积如山,须往那里去看。”岳安回来禀知岳夫人。梁夫人道:“我同贤妹去看,或者在内,亦未可知。”岳夫人道:“只是有劳姐姐不当。”遂一同上马,带领一众家人出城,来到西湖上,果然有一处堆积着许多螺蛳壳有几处插有标记。即令家人开来看,只见有一口棺木在内。岳安上前看时,但见头上写着“濠梁总兵张保公柩”。岳夫人道:“既有了张保的棺木,大老爷三人也必在内了。”叫众家丁再。众家丁一齐动手,霎时间将螺蛳壳尽行开,果然露出三口棺木,俱有记号。遂连忙雇人搭起篷来,摆下祭礼,合家痛哭!后人有诗吊之曰:无辜父子抱奇冤,飘零母女泪如泉。堪怜大梦归蝴蝶,忍听啼魂泣杜鹃!岳夫人哭得声嘶力竭,痛不欲生。想丈夫与自己举案齐眉,心心相念,一夫一妻,从无邪念。做了元帅,有人劝他纳妾,他严词拒绝。宋士大夫多养纳歌儿舞二以作乐,唯岳飞是个例外。一次元帅吴玠派属官来访,岳飞设宴招待。令属官惊异的是,直到宴会结束,没看到一个侍宴的女人。属官告知吴玠,他不信,千挑万选一个倾国倾城的名家美女,配以丰厚妆奁,送给岳飞为妾。岳飞婉拒吴玠,送回美女。吴玠赞叹道:“这是我见到唯一不近女色、不纳妾的官员。难能可贵呀!”受岳飞的影响,李氏侍奉婆婆至孝,亲自操持家务。没有一点大帅夫人的架子。每逢清明,她要去挨家探访烈士家属,亲自到墓前祭奠。没想到与自己心心相印的丈夫已天壤相别,永世难见,何不让她撕心裂肺!
        奠祭已毕。那女儿银瓶小姐想道:“我是个女孩子,不能为父兄报仇,在世何为?千休万休,不如死休”回头见路旁有一口大井,趁众人不妨,遂走至井边,涌身一跳。夫人听得声响,回转头来见了,忙叫家人搭救起来,已气绝了。有诗叹:

    断送落花三月雨,摧残杨柳九

    焚香雾明鉴宇凝想乘鸾孝女装

    玉箫哀哀何时绝,竹笛凄凄泣血响;

    山青青兮水风萧萧唱荣光
        却说岳夫人见银瓶小姐投井身亡,痛哭不止也要投井而去,岳安急忙拉住道:“现在合家老小,全指望太太拿主意,太太如果寻短见,这几百口子人还有活路吗?”儿子岳霆、岳霖、岳震和孙子岳申、岳甫也眼泪汪汪跪在她面前。岳夫人看着这老老小小,于心不忍,只好收起死去的心思。梁夫人亦甚悲伤,阖家无不哀痛。就是那些来来往往行路之人,那一个不赞叹小姐孝烈!梁夫人含泪劝道:“令爱既死,不能复活,且料理后事要紧。”岳夫人即吩咐岳安,速去置备衣衾棺椁,当时收殓已毕。岳夫人对梁夫人道:“现今这五口棺木将如何处置?必须寻得一块坟地安葬,方可放心。望姊姊索性再待几日,感恩无尽!”梁夫人道:“这个自然。愚姊要全始全终,岂肯半途而废?可命家人即于近处寻觅便了。”当时岳夫人即命四个家人在篷下看守,自同梁夫人并众家属仍回驿内安歇。过了两日,岳安来禀道:“这里栖霞岭下有一块坟地,乃是本城一位财主李官人的。他说岳元帅一门俱是忠臣孝子,情愿送与岳元帅,不论价钱。只要夫人看得中,即便成交。”岳夫人听了,即邀梁夫人一同出城,来至栖霞岭下,看了那块坟地,十分满意。回转驿中,即命岳安去请李官人来成交。去不多时,李官人同了岳安来见岳夫人,送了文契,不肯收价。韩夫人道:“虽是官人仗义,但没有个空契之理,请略收些,少表微意可也。”李官人领命,收下二十金,告辞回去。岳夫人择取吉日,安葬已毕。
        梁夫人送回驿中,已见那四个解官、二十四名解差催促岳家。岳夫人就检点行李,择于明日起身。梁夫人又着人去通知韩元帅,点了有力家将四名护送。梁夫人亲送出城,岳夫人再三辞谢,只得洒泪而别。梁夫人自回公寓,岳夫人一家自上路去。这里秦桧又差冯忠带领三百名兵卒,守住在岳坟近处巡察,如有来祭扫者,即时拿下。一面行下文书,四处捉拿岳雷;一面又差冯孝前往汤阴,抄没岳元帅家产。并传假诏,将他们充发云南,秦桧见在临安难以杀害岳飞全家,就写一封书来送与云南柴王,就在那边把他一门尽行结果


    本文标签: 郾城大捷英魂谱 第十回 第三节 生离死别

    上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四节:生死相依 下一页:郾城大捷英魂谱第十回第二节:舍生取义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