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多党合作 -> 风雨同舟

    “五一”口号意义解读: 统一战线史上的里程碑

    风雨同舟

    2020-06-28 17:46:42

  • 管理
    636 0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在河北阜平县城南庄[1]公开发布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即著名的“五一”口号。“五一”口号全面阐述了在新的革命形势下,我党关于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重大方针、政策,特别是其中的第四条和第五条极为重要,前者号召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后者回答的是建立什么样的政府、由谁来组建的问题,从而揭开了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族各界人士推翻反动统治、协商建立新中国的序幕,在我国民主政治和多党合作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本文试图从新的角度解读“五一”口号的历史意义——统一战线巩固和扩大的里程碑。
    一、1948年春天的国内形势给统一战线工作提出了新要求
    为了尽快战胜国民党,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必须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1947年2月,毛泽东在给党内的指示中首次提出,建立“包括工人、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其他爱国分子、少数民族和海外华侨在内”广泛的“全民族的统一战线”[2]。10月,在我军转入战略反攻的形势下,中共中央公开号召“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3]当时使用的是“民族统一战线”,实际上,此时的统一战线实质上已经是反封建、反国民党独裁统治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革命形势越是发展越是需要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12月,毛泽东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说:“中国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要胜利,没有一个包括全民族绝大多数人口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是不可能的。”[4]强调了统一战线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重要性,标志着共产党对统一战线重要性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
    1948年春天,中国“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形势更加明朗,对统战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我军在战场上势如破竹。自1946年6月内战爆发以来,经过近两年的作战,解放军总兵力由120万增至280万人,其中正规军将近160万人,另外还有地方部队与游击部队。我先后粉碎了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和重点进攻,军政素质、战术水平、军事装备也有较大提升。而国民党军队总兵力则从430万下降至365万人,其中用于作战一线的正规军174万人,虽然在数量上还占优势,但其士气低落,走向灭亡的结局已经注定。
    第三条道路破产。国民党继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悍然发动内战之后,1947年5月,又伪造《中共地下斗争路线纲领》,声称民主党派被中共控制,反对国民政府,以此为借口,大量绑架和逮捕民主党派成员。10月,更是宣布民盟等为“非法团体”,强令其解散。张澜感慨到:“老蒋的天下,就没中间力量的生路。”[5]民主党派活动纷纷转入地下,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的第三条道路破产。1948年1月,民盟领导人沈钧儒等在香港召开民盟一届三中全会,恢复民盟总部,宣布要与中国共产党“携手合作”,民革也发表“成立宣言”,打出联共反蒋的旗帜。
    国民党一党独裁的面目彻底暴露。国民党打着民主的旗号,紧锣密鼓地准备召开使其统治合法化的“行宪国大”。1948年3月29日到5月1日,“行宪国大”召开,蒋介石做了伪总统,上演了假民主的丑剧,使民主党派看清了国民党一党专政和蒋介石独裁的真实面目,蒋介石更加孤立,这是他“快要上断头台的预兆”。
    面对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毛泽东在思考如何进一步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的问题。1948年3月,毛泽东在给党内的指示《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开明绅士问题》一文中指出,要注意团结民族资产阶级中的左翼分子,争取中间分子,同时团结开明绅士,最大限度地团结和争取社会中间力量,巩固和扩大我党领导的统一战线。[6]
    二、为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中共中央决定发布“五一”口号
    毫无疑问,1948年春天是中国革命的春天,但国民党仍然控制着大片国土,军队数量超过共产党,中国革命已经到了重要的历史节点。为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加快国民党灭亡,中共中央决定利用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发布口号之机,阐述自己的政治主张。
    这年春天,一些民主人士的建议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视。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民盟中央负责人沈钧儒建议中共,在解放区筹备成立联合政府政权机关,或者由中共致电各民主党派,建议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以否定“行宪国大”及其选出的蒋介石伪总统。民主人士通过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联合政府的提议被毛泽东采纳。1948年4月25日,毛泽东致电在西柏坡的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同志,通知即将在城南庄召开书记处会议,会议的第一个议题就是:“邀请港、沪、平、津等地各中间党派及民众团体的代表人物到解放区,商讨关于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并成立临时中央政府问题。”[727日,毛泽东写信给晋察冀中央局负责统战工作的刘仁,让他设法邀请张东荪、符定一等民主人士来解放区参加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的代表会议,协商召开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制定共同纲领等重要问题,“会议名称拟称为政治协商会议”。[8这是中共首次明确布置召开“政治协商会议”。
    廖承志的一封电报提醒了毛泽东、周恩来。1948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新华社社长廖承志给中共中央发来电报,请示“五一”劳动节快到了,中央有什么重要事情发布。按照惯例,每年的“五一”劳动节,中共中央都会通过新华社,对外发布决定、口号、社论等。毛泽东看到这份电报时,凝视良久,现处在十字路口的一些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都在观察共产党对他们的态度、期待了解共产党未来的政治主张,何不利用“五一”节把中共召开政协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向全国发布呢?借此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于是,便委托胡乔木起草了“五一”口号。“五一”口号草稿很快便送到毛泽东的案头上。
    毛泽东认真地对“五一”口号作了27处修改。初稿第四条是“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最后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毛泽东在其中加入“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八个字,修改为“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和其他爱国分子,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共同奋斗。”重申了“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在统一战线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初稿第五条为“工人阶级是中国人民革命的领导者,解放区的工人阶级是新中国的主人翁,更加积极地行动起来,更早地实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强调的是工人阶级的作用,毛泽东将其修改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修改后的第五条强调由“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来协商建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样更有利于团结民主党派和进步力量,有利于实现第四条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的目标。
    1948年4月30日至5月7日,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在城南庄召开,又称“城南庄会议”。会议首先热烈讨论毛泽东修改后的“五一”口号,周恩来说,现在的“五一”口号,从形式上看是恢复1946年1月政协会议的名称,但实质上,其性质和内容都不同了。“五一”口号不是宣传口号,是行动口号。[9]实际效果就是巩固和扩大革命统一战线。刘少奇发言说,我们先提政协这个口号,可以起号召作用,我们在全国人民中取得50%以上的拥护是没有问题的,但要争取90%的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10]
    4月30日当天的会议讨论通过了经毛泽东修改后的“五一”口号文稿,决定以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形式公开发布。
    三、“五一”口号巩固和扩大了统一战线
    就在国民党日益腐败、人民生活水深火热、“行宪国大”丑态毕露,人民对国民党失去信心的时候,中共中央发布了“五一”口号,回答了共产党要组建一个什么样的政府、怎样组建政府的问题,顺应了民主党派进行政治协商的要求,所以“五一”口号发布后,国统区的人民,特别是中间力量看到了希望,并立即予以热烈响应,统一战线得到巩固和扩大。
    5月1日晚上,毛泽东致电民革领导人李济深、民盟负责人沈钧儒,对“五一”口号作出补充,明确指出参加新政协的单位和代表范围:“一切反美帝反蒋党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均可派代表参加。不属于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反美帝反蒋党的某些社会贤达,亦可被邀参加此项会议。”[11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团结一切“反美帝反蒋党”的中间社会力量的立场,毛泽东并诚邀由民革、民盟和中共发表联合声明,号召召开政协会议。马叙伦说,“五一”口号的“启示是巩固和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结束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新中国而共同奋斗。”[125月5日,民革、民盟等八大党派负责人即联合通电国内外,号召各界人士“共同策进,完成大业”[13]。
    民盟负责人沈钧儒说,中共“五一”口号“非一党一派之主张,而是一切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乃至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所以“一呼而天下应”。[14]在这以后的一二个月中,许多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社会贤达、海外华侨或通电、或声明、或宣言、或谈话、或告同胞书,纷纷表示愿意参加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可见“五一”口号更好地团结了中间力量、把一切反蒋的力量汇合到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旗帜下,使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
    5月,中国民主促进会也在宣言中说,“五一”口号“是今后中国政治运动舵向的指标,中国的民主人士及民主党派就是要团结在这口号的周围,形成坚固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为反帝国主义、反封建主义、反官僚资本主义而奋斗。”[15]同月,民盟缅甸支部在宣言中指出:“中共‘五一’号召极为切合时机,中国工农学兵各界及海外华侨的民主力量将因此更进一步的团结起来。”[16]6月4日,在香港的柳亚子、茅盾等125人发表响应“五一”口号的声明,肯定了“五一”口号的统一战线作用,“由于这一个号召,民主阵营将会进一步的扩大,那样便可以加速反动政权的崩溃。那些过去不大关心政治的人们,将会自动地起来,参加民主阵营,为自己和国家的共同前途而努力。”[17“五一”口号起到了“争取思想动摇的苦闷阶层”的作用。10月10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对党内的通知中肯定了“五一”口号的统战意义,中国共产党“召集政治协商会议的口号,团结了国民党区域一切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于我党周围”。[18]为了适应统一战线形势发展的需要,1948年9月,中共中央将中央城市工作部改名为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李维汉任部长,直接在毛泽东、周恩来的领导下开展统战工作。
    “五一”口号是中国共产党在关键历史节点发布的关键性的号召,既是巩固和扩大统一战线的产物,又反过来促进了统一战线的巩固和扩大,因此成为统一战线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由于“五一”口号发布得正当其时,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迅速和共产党携起手来,共同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加速了中国革命的胜利。


    注释:

    [1]有些文章认五一口号是在西柏坡发布的,这是不对的。事实是,1948年4月13日-5月18日,毛泽东一直住在阜平县城南庄晋察冀军区大院。5月27日,毛泽东才到达平山县西柏坡村的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4月30日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在城南庄召开,会议首先讨论了五一口号,当天晚上,毛泽东把最后改定的五一口号交由已在晋察冀解放区的新华社公开发布,至于发布时使用新华社陕北30日电,是告诉世人,党中央、毛泽东还在陕北,这是保密的需要。

    [2]《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13页。

    [3]《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37页。

    [4]《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57页。

    [5]郝在今:《协商共和:1948-1949中国党派政治日志》,中国华侨出版社2007年版,第226页。

    [6]参见《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89-1290页。

    [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41页。

    [8]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 17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年版,第143-144页。

    [9]参见郝在今:《协商民主:中国特色政治协商制度开创纪实》,金城出版社2013年版,第18页。

    [10]参见郝在今:《协商共和:1948-1949中国党派政治日志》,中国华侨出版社2007年版,226页.

    [11]中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书信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277页。

    [12]石光树:《迎来曙光的盛会——新政治协商会议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1987年版,第9394页。

    [13]政协全国委员会办公厅:《开国盛典》上,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第12页。

    [14]郝在今:《协商民主:中国特色政治协商制度开创纪实》,金城出版社2013年版,第28页。

    [15]《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人民政协诞生记事暨资料选编》,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第161页。

    [16]《五星红旗从这里升起:人民政协诞生记事暨资料选编》,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年版,第198页。

    [17]政协全国委员会办公厅:《开国盛典》上,中国文史出版社2009年版,第39页。

    [18]《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47页。

    *本文是北京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人民政协制度形成研究》(19JDKDA00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赵连稳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北京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理事,北京联合大学北京政治文明建设研究基地常务副主任、研究员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 · 理论研究》
    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会刊2020年第2期



    本文标签: 五一 口号 意义 解读 统一战线 里程碑

    上一页:加强民主党派作风建设,要把握好这“五个关系” 下一页:民进娄晓宇:中国抗疫胜利带给我们的启示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