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多党合作 -> 党外精英

    怀念 | 他是学贯中西的泰斗级艺术家,强调“风筝不断线”,今天,他离开我们10年了

    党外精英

    2020-06-25 09:41:46

  • 管理
    279 0
    在中国画坛,
    他的名字是一个闪光的坐标,
    标志着成就、勇气、个性、超越……
    他用如椽巨笔记录了人生的悲喜甜酸,
    也记录了时代和艺术的沧海桑田。
    回顾过往,
    他说,
    我这一辈子都在寻找。
    寻找的,
    是蓬勃饱满的艺术生命,
    是认真狂热的艺术激情,
    是永不停歇的艺术创新。
    他,
    就是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
    的代表画家之一,
    杰出的艺术家,艺术教育家,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吴冠中先生。

    吴冠中(1919年-2010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市。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杰出的艺术家,艺术教育家,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国共产党党员。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1950年秋回国,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2000年,吴冠中入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通讯院士,他不仅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艺术家,也是首位亚洲人获得这一职位。


    2010年6月25日,

    吴冠中先生在北京逝世,

    享年91岁。

    今天,

    是吴冠中先生逝世十周年纪念日,

    让我们共同怀念他。



    童年启迪
    1919年,
    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
    一个经济拮据的农家,
    身为八个孩子之长,
    小小年纪就备尝艰辛,
    与琴棋书画之类基本无缘,
    家里唯一的艺术藏品是
    一幅过年用的福寿中堂画与一副对联。

    尽管如此,
    吴冠中身边仍有一位擅长书画的人,
    他就是中堂画的作者、父亲的老友、
    当地小有名气的画师缪祖尧。
    吴冠中曾与他朝夕相处,
    看他作画,帮他跑腿买零食。

    在吴冠中的自传《水草青青育童年》中,
    曾记录了一个重要细节:
    有一次父亲带他逛庙会,
    各种小吃、玩具琳琅满目,
    却与他无缘,
    囊中羞涩的父亲为安慰儿子,
    回家用玻璃片和彩色纸屑
    做成一个土万花筒送给他,
    结果成了他
    “童年唯一的也是最珍贵的玩具”,
    其千变万化的图案花样,
    成为吴冠中最早的“抽象美的启迪者”。


    土洋双料的绘画训练
    1936年,
    吴冠中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
    师从林凤眠、李超士、常书鸿、关良、潘天寿等大家,
    吴冠中晚年时,
    还津津乐道于国立艺专时代
    随潘天寿学国画,
    临遍宋元明清诸大家名作,
    以及冒着日机空袭的危险,
    将自己反锁于学校图书室,
    苦临八大、石涛的故事。
     
    1946年,
    吴冠中考取留法公派名额,
    次年,
    他入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学习美术,
    在原汤原汁的西方现代艺术中浸润三年。

    吴冠中作品《春风又绿江南岸》
     
    经过以上土洋双料的绘画训练,
    加上1949年以后严峻的文化环境的磨砺与塑造,
    吴冠中的油画创作于20世纪60年代初结出硕果,
    70年代初达到顶峰。


    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画家之一
    处在20世纪中华民族向西方学习的主流中,
    吴冠中以一位先行者的勇气,
    奋力学习而不崇洋媚外,
    尊重历史而不陶醉泥古。
    作为20世纪现代中国绘画
    的代表画家之一,
    吴冠中为中国现代绘画
    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1950年秋回国后,
    吴冠中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
    长期以来,
    他不懈地探索
    东西方绘画两种艺术语言的不同美学观念,
    坚韧不拔地实践着“油画民族化”、
    “中国化现代化”的创作理念,
    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
    他所创作的《长江三峡》《鲁迅的故乡》
    等作品深入人心,
    吴冠中执着地守望着“在祖国、在故乡、
    在家园、在自己心底”的真切情感,
    表达民族和大众的审美需求。

    吴冠中作品《长江三峡》

    吴冠中作品《鲁迅故乡》

    与此同时,
    吴冠中在美术创作和美术教育上
    取得了巨大成就,
    在海内外享有很高声誉。
    他多次在中国美术馆和
    全国十余个主要城市举办个人画展,
    并先后在香港、新加坡、美国、英国、法国等国
    的艺术馆和博物馆举办画展。
    他出版有个人画集50余种,
    个人文集《吴冠中谈艺集》《吴冠中散文选》《美丑缘》
    《生命的风景》《吴冠中文集》等十余种。


    挚爱一生,追求一生
    吴冠中的血液里有一种特殊的东西,
    叫做“不安宁粒子”,
    他的血液只要一经“艺术”这个导火索点燃,
    马上就会沸腾起来。
    用他自己的话说,
    “像含羞草,一碰就哆嗦。”
     
    他当了一辈子美术教师,
    从第一天做助教开始,
    直到耄耋之年的最后一次登台,
    其特色始终没有变,
    一上讲台就激动,
    越讲越兴奋,
    就像陷在恋爱中,
    不能自拔。
     
    他作画,
    往往早餐后即开始,
    一直画到下午、傍晚、深夜,
    其间不间歇,不休息,
    也不吃饭喝水,
    何时画完何时才回到“人间烟火”。

    吴冠中

    上世纪70年代,
    吴冠中的岳母在贵阳病危,
    他好不容易请下假来,
    携妻前往探视。
    途经阳朔时,
    他太想画桂林了,
    遂中途下车,
    盘桓一天。
    谁知天雨不停,
    他叫夫人打伞遮住画板,
    俩人则淋在雨中,
    任雨丝打湿衣衫。
    后来刮起大风,
    画架实在支不住了,
    怎么努力也画不成了,
    极度失望之下,
    吴冠中竟哭了起来!
     
    吴冠中的艺术生涯是一支射向靶心的箭
    ——“开弓没有回头箭”的箭,
    一辈子不偏不倚地,
    就奔着这一个目标的箭。
    他说过:
    “找不到最满意的表达时,
    是我最苦恼的时候。
    有时候,似乎找到了,
    内心里就特别快乐;
    可是它又离你而去了,
    你就又处于痛苦之中。
    我这一辈子都在寻找……”


    赤子之心
     吴冠中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曾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
    他说“文盲可怕,美盲更可怕”
    希望扫除“美盲”;
    他一直强调“风筝不断线”,
    就是艺术创作不能远离现实生活,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
    风筝不断线,这根线“是贯穿吴先生艺术生命始终的线”;
    他还主张艺术家的作品要被群众认可,
    不要孤芳自赏,
    做到“专家点头,群众认可”。
     
    他是学贯中西的泰斗级艺术家。
    1990年,
    吴冠中获法国文化部最高文艺勋位;
    1993年,
    获巴黎市勋章;
    2000年,
    入选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通讯院士,
    不仅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艺术家,
    也是首位亚洲人获得这一职位;
    2003年,
    还被中国文联授予金彩奖。

    吴冠中

    他的艺术在文化界和广大群众心目中引起广泛的共鸣,
    他为中国艺术在世界上争得了荣誉。
    晚年时,
    吴冠中曾说:
    “我就是进入不了老年生活———
    叫我养花、打牌,不行!
    叫我休息、不做事,不行!
    回想这辈子最幸福的时期,
    就是忘我劳动,把内心里的东西贡献出来的时候。”
     
    吴冠中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艺术,
    他真诚、真实,纯粹,
    是艺术的赤子,
    让后世的我们无限怀念。




    作者 _ 《团结报》记者 赵亮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本文标签: 怀念 学贯 中西 泰斗级 艺术家 吴冠中 风筝不断线 离开 10年

    上一页:万钢:后疫情时代关于人工智能的五点思考 下一页:杨艳琴:医疗事业无穷尽 救死扶伤显爱心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