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多党合作 -> 无党派人士联谊会 -> 人物特写

    你想了解的黄大年在这里!

    人物特写

    2017-07-14 15:48:52

  • 管理
    1609 0
    黄大年,地球物理学家,战略科学家,2017年1月8日因病不幸逝世。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候,他秉持科技报国的理想全职回国,把国家需要视为毕生追求,把服务国家看作自己最好的归宿,直到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回顾赤子一生,理想因报国而澎湃。


    △《新闻联播》:心有大我 至诚报国——追忆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




    召唤
    “他的回国,让某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2008年12月,中国决定实施“千人计划”人才工程。听到祖国召唤,黄大年的心澎湃了,时机到了,“现在回来,是对国家最有用的时候。”


    此时,他在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任研发部主任和博士生导师,已是航空地球物理研究领域享誉世界的科学家。他主导包括诺贝尔奖提名科学家在内的“高配”团队,致力于海洋和航空移动平台探测方法、技术和装备研发。


    当他离开旅居18年的英国回到中国,有外国媒体甚至称:“他的回国,让某国当年的航母演习整个舰队后退100海里。”



    回国后,他带领400多名科学家攻关研究“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和“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研制与实验”两个重大项目。这些技术研究是当今世界各国科技竞争乃至战略部署的制高点,是强国展示实力的重要标志。


    通俗地说,一个就像在飞机、舰船、卫星等移动平台上安装“千里眼”,看穿地下深埋的矿藏和潜伏的目标;另一个就是自主研发给地球做CT和核磁的仪器装备,让地下两公里甚至更远之处都变得“透明”。


    “弯道超车”,五年间,“高精度航空重力测量技术”项目完成了西方发达国家20年走过的艰难路程,取得的进展和成果填补了我国空白,意味着中国又成功抢占了一个国际前沿科技制高点。而“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五年成绩超过了过去50年,深部探测能力已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局部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国际地球物理界惊叹:中国进入“深地时代”


    必然
    “回归故里报效祖国是必然,而非毅然。”


    18年的英伦生活,毕竟有很多积淀与不舍。他的科研团队再三挽留,朋友不解,年过半百,正该安享人生,为什么还要折腾?


    他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国外的事业再成功,也代表不了祖国的强大。只有在祖国把同样的事做成了,才是最大的满足。”


    黄大年后来回忆说,离开英国更像是一场落荒而逃。他没给自己留后路,以最短时间,辞职、卖掉别墅、办好回国手续。妻子也以最快的速度、最便宜的价格处理了自己的两个诊所。



    不是没有人惊讶和疑惑的。


    黄大年所带的2014级博士生周文月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问了一个问题:“黄老师,你为什么毅然回国?”黄大年笑言,“能够留洋求学是偶然,回归故里报效祖国是必然,而非你说的‘毅然’。”


    这“必然”早已显现!


    1982年黄大年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这个连年的三好生留校任教。他在毕业赠言册上简短有力地写下“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同学毛翔南保留至今。


    △黄大年在毕业留言册写下“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


    1993年初冬,学校要送黄大年去英国利兹大学深造。同学林君去送行,“他冲着我们使劲挥手,大声地说:‘等着我,我一定会把国外的先进技术带回来’。”


    2004年,黄大年正在大西洋深水处进行攻关技术时,父亲走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在电话那头说:“儿子,估计我们见不到最后一面了……你可以不孝,但不可不忠,你是有祖国的人!”两年后,黄大年正在国外一个空军基地做试验,母亲也悄然离去,留下的还是那句话:“你是有祖国的人。”父母的教诲,给出了黄大年一生中几乎所有抉择的答案。


    △黄大年与父母、妻子


    2009年12月24日,黄大年回来了,成为东北地区引进的第一位“千人计划”专家,担任起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忘我
    “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


    做研究时没有机库,他在教学楼“地质宫”门前寻了块儿空地,拉着团队挥汗如雨忙活个把月。机库建成第二天,出事了。


    “这是违章建筑,必须得拆!”有人开着卡车来就要动手。原来,他们不清楚审批程序,只给学校打了报告,没有履行相关手续。


    “不能拆!”黄大年急了,一边喊一边往卡车前一躺。阳光正强,他眯着眼睛,就这样躺下……事情传开了,有人说黄大年就是个“疯子”。他不在意,“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这其中能有我,余愿足矣!”



    “科研疯子”只是他的“雅号”之一,还有一个是“拼命黄郎”。


    回国七年,三分之一时间都在出差。“白天开会、洽谈、辅导学生,到了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就坐午夜航班去出差,即使在飞机上,还在改PPT……”


    “像我这样的人挺多的,玩命去干,因为国家需要我们。”在一段采访中,得以窥见他如何惜时不惜命。“每天晚上都是两三点睡,没有周末。一天休息五个小时,有时只休息三个小时。中午打个盹儿,十几分钟不到半小时,有时周末能补半天觉。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国家‘千人计划’专家中很多人都是如此,默默无闻就走了。我也说了‘我说走就走’,他们(指同事)都哭了。”



    科学家施一公了解这位老友,“在科学的竞跑中,任何取得的成绩都将马上成为过去,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总会有极其强大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稍微慢一步就落下了。”


    正是这种“不安全感”、这种“本领恐慌”,让他恨不能一分钟掰成八瓣儿!


    中科院地质地球物理所副所长杨长春说,“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追求事业和梦想的常态,他努力想超越最先进的成果,他就得加班加点地付出。他要不断地去破除、否定、推倒自己已有的东西,才能一点一点地提高、赶超。”


    将自己的生命发挥到了极限,他昏倒和痉挛的频率增高了,却忙到一次次推迟体检时间。等再进病房时,检查结果显示“胆管癌”,肿瘤已蔓延到胃部和肝部……


    纯粹
    “我没有对手、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


    “深部探测技术与实验研究”项目,涉及经费十几亿,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深探项目,黄大年回国不久便出任该项目第九分项的首席专家。


    这个分项斥资逾4亿多元,很多机构和单位想要分一杯羹。不看介绍材料,不提前通知,他直接钻进人家的实验室和车间,查验对方资质水平。自认为和他关系不错的专家找来,想替某研究机构“拉点儿经费”,他一句“我没有对手、也没有朋友,只有国家利益”,直接把对方“噎个半死”。后来对方发现,“居然连吉林大学也没有多拿一分钱”。



    有人也领教过他的“火爆”。根据项目进度安排,每个月课题组长要进行视频答辩。而黄大年的习惯是提前做好各项准备,并要预览课题组交来的汇报材料。可有一次离开会还有十分钟,材料没交齐,人也没到齐!


    “人浮于事!”大手一挥,黄大年突然把手机砸向地面,手机屏幕立刻摔了个粉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从没见过黄老师发过这么大的火。


    他曾坦言:“我有时很急躁,我无法忍受有人对研究进度随意拖拉。我担心这样搞下去,中国会赶不上!”


    学校领导几次催他抓紧申报院士,他却说“先把事情做好,名头不重要”。参加学术会议或讲座,他能一口气准备十几页的材料,但要让他填报个评奖材料,半页纸都写不满。


    传承
    “出去了一定要回来;出息了一定要报国。”


    他并非不食人间烟火,也并非吹毛求疵。


    他自费为班里24名学生每人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说信息时代就要用现代化的信息搜索手段。


    最后清醒的日子,他还在病床上打着点滴,为学生答疑,他嘱咐“一定要出去,出去了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出息,出息了一定要报国。”


    △给学生讲课


    周帅,攻读硕博均师从黄大年。在他的记忆里,黄大年老师见证了自己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划船是跟黄老师一起;第一次考汽车驾照,也是黄老师帮的忙;第一次考无人机驾照,还是黄老师鼓励他去,并且帮他交了3万元的培训考试费用。


    答辩之后他泪流满面,踉跄冲到黄大年的办公室,跪在恩师遗像前,磕了三个响头,一遍遍告诉自己如兄如父如友的导师,“我毕业了”。


    有人嫌他管得太细、婆婆妈妈。他说,“我们的国家,太需要人才。现在多用点心,他们中就有可能出大师、出诺贝尔奖。”



    至诚
    “我要是不行了,请把我的电脑交给国家。”


    七年间,他唯独亏欠的是至亲的家人,和他自己。


    “每年清明节前后,我哥才会回一次南宁,给父母扫墓,给他打电话,他总是在忙,忙,忙,有时候也不在长春,到外地出差去了。”回国后,在广西南宁生活的黄大文见到哥哥的次数,一双手数得过来。“有时候想劝他注意身体,多休息一下,结果说不上几句,有别人给他电话,我这边就挂掉了。”


    △黄大年与妻子、女儿


    远在英国的女儿要结婚,婚期定了,又改,两次推迟,只为了等黄大年忙完工作出席婚礼。黄大年的女儿最后一次见到父亲,就是在自己的婚礼上。她和黄大年一起跳了一支舞,那是父女间的第一次共舞,也是最后一次。


    2016年11月29日,他晕倒在出差的飞机上,手里还死死攥着笔记本电脑。醒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我要是不行了,请把我的电脑交给国家,里面的研究资料很重要。”


    高烧不止……


    咳嗽……


    肝功能衰竭……


    2017年1月8日13时38分,他太累了,永远闭上了眼。


    秘书王郁涵到他家里整理遗物,打开卧室床头柜的抽屉时,愣住了——三个抽屉里,满是花花绿绿的肝病药。“他一早就知道……”,王郁涵心里翻江倒海,“黄老师,他把我们都骗了!”



    人的生命相对历史的长河不过是短暂的一现,随波逐流只能是枉自一生,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我觉得这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入党时的誓言,他信守了。


    心有大我

    至诚报国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

    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来源:央视新闻 新华社 人民日报  槐荫党员e站  有改动




    本文标签: 了解 在这里 黄大年

    上一页:战斗在隔离病区的日子 ——记党外知识分子、市中医院护士刘俊杰 下一页:武艳芳:文化宣传创一流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