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漯河统战网信息中心 -> 多党合作 -> 民革 -> 参政议政

    如何让禁食野味措施落地?民革法学专家王建平这样建议

    参政议政

    2020-03-05 08:10:00

    575 0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决定》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基础上,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导向,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度,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对滥食野生动物严重威胁公共卫生安全问题,社会反映强烈。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何显得如此紧迫?当前禁止食用野生动物面临哪些难题?哪些措施将有助于文明饮食习惯的形成?针对这些问题,《团结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民革党员、四川大学自然灾害应急管理与灾后重建研究智库首席专家王建平。


    专家简介


    王建平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


    王建平,民革党员,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四川大学“民商法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学科负责人、学术带头人,民商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大学“自然灾害应急管理与灾后重建研究智库”首席专家。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

    联系此次疫情,您怎么看待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王建平:我是研究“灾害法学”的,公共卫生事件是我关注的重要领域之一。早在武汉决定“封城”之前,我就关注到野生动物的食用和贩卖问题,及其与新冠肺炎疫情之间的关系。我认为,食用野生动物可以看做是动物致灾性的起点,即疫情发生过程中“病毒由动物到人,再到人传人”这一过程的起点。简单来说,食用过程中,病毒由野生动物为宿主转向食用人群为宿主,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本质上就是要切断这个源头。在我的研究中,这属于“疫病灾害的源头防范”范畴。


    当前,禁食野生动物也表现出很强的紧迫性。一方面,禁食野生动物与生物安全有直接关系。也就是说,野生动物是生物领域的重要资源,事关生态平衡和生态安全,过度食用野生动物,不但导致某些物种或者野生动物灭绝,而且,会诱发类似新冠肺炎疫情一类的动物——人类疾病,危害野生动物和人类的共同安全。另一方面,作为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我国承担着重要的国际义务和社会义务。如果因过度食用野生动物,对野生生态系统造成严重损害,那么这种国际义务的承担与履行就会受到影响,也必然会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产生一定负面影响。具体到此次,可以说新冠肺炎疫情已经严重威胁到我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公共健康,也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我们的国际形象。这从反面教训了我国的野生动物嗜食者,“野偏好事关社会安全和国家可持续发展,必须坚决禁止。



    记者

    当前,在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落实上,我国主要面临哪些问题?


    王建平:其一是法制方面。有关法律法规还需进一步健全,真正促使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局面的形成。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1988年11月8日颁行,先后经历4次修改或修订,野生动物食用的问题按理说应该已经解决。但相关立法侧重点和司法实践,侧重于保护“珍贵、濒危、有益的和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对于交易和食用还需进一步明确。


    其二是“食野”传统习惯方面。我国民间社会长期流行“吃啥补啥”的饮食理念,“野味滋补”“越原生越营养”“食不忌口”等不良食俗盛行不衰。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恶俗的不良传统。


    其三是社会观念方面。对野生动物保护的社会氛围,尤其是谴责甚至严惩滥食野生动物的社会文化氛围还没有形成。尽管我们有公众人物大力呼吁“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劝阻人们不要为了象牙和鱼翅去杀害野生动物,但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还没有达成全社会的基本共识,食野陋习还没有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



    记者

    《决定》要求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乱食野生动物陋习。您怎么看其意义?


    王建平:应该说,全面禁止和惩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行为,恰逢其时。我注意到,2003年5月7日国务院出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2008年6月4日《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出台,这些类似的条例文件都是在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发生后,着眼于应急治理能力的有力措施。此次《决定》的出台,对于紧急干预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和捕食猎杀行为,增强野生动物保护领域治理能力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还注意到,在这次疫情之初即1月21日,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即发布通知,强调“严格落实野生动物交易市场关闭措施,严禁野生动物交易”。但这个通知只有“急就章”的作用,相比之下,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决定》可以长久应用,对于我国形成“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维护生物安全和生态安全,有效防范重大公共卫生风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此外,由立法机构通过的《决定》本身也在今后的立法和司法实践中透露出几点导向,一是对滥食野生动物等行为实施重罚,二是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将是重要导向,三是最终希望促成科学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的形成


    记者

    让不食用野生动物变成全民共识,我们还需要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王建平:首先要在立法方面下足功夫,确保有法可依。一方面,《野生动物保护法》需要系统性、细致性和联动性的修订,建议在其立法宗旨中明确加入“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有关规定。另一方面,要将《决定》《野生动物保护法》《传染病防治法》和《检疫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衔接研究清楚,落实禁食野生动物对于公共卫生事业发展的意义。


    其次要在执法上下足功夫,确保有法必依,并做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野生动物保护的执法问题,涉及多个部门,需要强调协调协作、互相配合执法。建议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纳入相关部门考核指标体系。


    与此同时,建议高度重视“灾害法学”的学科建设和发展,在国家一级学科“安全科学与技术”的“灾害学”这门学科中,推动“灾害法学”的建设和发展,为类似野生动物食用等带来的公共安全突发事件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持。


    除此之外,禁食野生动物习惯的养成和培育,还需要全民共同努力。要提倡文明健康的饮食方式,并通过加强科普宣传,让全体公民理解食用野生动物的危害,从而为修改完善以及出台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法律法规和相关规范性文件,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



    作者:《团结报》记者 黄昌盛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